太武三年,三月十三日,天井关后荒原。

    就在上午,已经带着大军行进到天井关后的何进忽然就收到了关外的军报。

    “并州军吕布战死,长水校尉伍孚被擒。”

    当时何进在巡视各军,见各营都士气高涨,正高兴,忽然就闻听这两条晴天霹雳。

    他不明白,之前那吕布不还是大破一军的吗?怎么他刚赶到天井关就覆军杀将?

    还有那伍孚的被俘,何进更是痛彻心扉。伍孚不仅是自己的肱骨,更是自己的武胆。

    现在胆子都被泰山军擒走了,何进哪还有胆量留在这里?

    纵然天井关天险在前,此刻都没办法给何进丝毫安全感。于是想都没想,他就令大军后移,准备从天井关南撤到后方的野王。

    一众随架的关东俊秀这一刻再忍不住了,纷纷劝说何进三思后行,说大军朝令夕改,是败军之象。

    他们说,三军吏士从洛阳出发,赶了这么远的路好不容易到了天井关准备休息,忽然又下令大军南撤返回,这让大家怎么想?

    军队不怕走路,就怕走冤枉路。

    到时候,三军怨怼,大将军的威信必然低到谷底,到时候谁还能约束住这么庞大的军队?

    可以说,何进的行为让在壁上观的幕僚们都忍不住真心建言了。

    再这样被你何进折腾,他们这些人也别想着安全撤回京都了。

    何进也不傻,他当然理解幕僚们的意思,但这个时候,关外忽然就是鼓声大作,然后关内的汉军就向何进禀报,说泰山军已经出现在关外,正在观阵。

    而一想到此刻敌军就近在咫尺,何进再不犹豫,不顾多人反对,命令大军即刻南撤。

    而果然,当何进的军令传遍三军,各营吏士士气大沮。

    他们纷纷跳起脚痛骂何进,骂他有车辇,自己这些人却只能用脚赶路,草鞋都走坏了一双,好不容易到了地了,水都没来得及喝又让他们原路返回,这不是消遣弟兄们?

    但没办法,令还是要听的,路还是要走的。

    好在大军还处在行军队中,并没有散开扎营,不然又要折腾一番。

    就这样,关东大军前队变后队,后队变前队,还是原来的那条路,向着野王城赶。

    这个时候,大伙虽然又累又饿,但心里还是有一丝丝窃喜的,那就是无论怎么样,这仗到底是不用打了。

    比起送命流血,流一点汗,走坏些草鞋也不算什么了。

    但事实证明,这只是奢望。

    在五万关东大军沿着丹水逶迤向南的时候,实际上,天井关的守军就知道他们已经被大将军给抛弃。

    于是绝望下的关内守军商议之后,打开了关门,向外面的泰山军投降了。

    而外面的泰山军只是一些游弋,在得知天井关出降后,当即飞报后方,所以可见的,泰山军的追兵将会沿着天井关一路尾追。

    但真正给这些关东军致命一击的却并不是上党方面的泰山军,而是此前一直被何进忽视的东路军。

    东路军是邺城留守张旦,他提调“天武”、“宣武”、“定武”、“义武”四军南下朝歌,之后就一直按兵不动。

    而张冲这边知道后,也不遣人催促,给予张旦充分的信任。

    他相信张旦是不会让他失望的。

    而果然,当何进的关东大军终于从河阳北上后,张旦带着四军日夜兼程,先是在共县城外破当地豪势,又于修武破河内太守薛宏。

    之后兵分两路,由自己带着“天武”、“宣武”二军继续南下,先后破怀县、平皋、温县直趋河阳城。

    另一路由“定武“军军主潘璋、“义武”军军主李辅各将兵五千,分兵向西,直插野王,以堵住何进的关东军的后路。

    本来张旦的计划就是拿下野王,然后和上党的主力一起前后夹击关东军,但谁知道这些关东军竟然会跑回来?

    于是,一场遭遇战直接在野王城外爆发了。

    ……

    沁水平原上,一处土坡上,时为定武军主的潘璋和义武军主的李辅一左一右立在两面大纛下,身后各带了一行扈兵。

    这会潘璋正眯着眼,穿着一件盆领铠,手搭凉棚正观察远方那沿着丹水向南行进的大军。

    多年的戎马生涯和统御早就使得昔日那个大河水寇历练为出色的大将。

    这两年,潘璋可以说青云直上,先是得到了出征辽东的机会,在张旦那一路屡立战功,之后回来就转迁为左军大将。

    之后又碰到了泰山军改编的机会,他因为是右军系统的方面大将,很自然的就被当成军主来培养。

    虽然张冲一直在处理军中山头的苗头,但在实际处理上依旧不得不按照五军元帅部的实力来分十二军主的位置。

    在禁军中的十二军主,人数大概是这样分配的,其中中护军占六人,左军系统占三人,右军系统占一人,前军系统占一人,后军系统占一人。

    而那潘璋将将就因为刚升为右军第一将,所以正好被选为了定武军做军主。要知道,比他还资历深的谢弼才将将做了个外禁军魏博军做了个军主。

    可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