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镜上映着谢寒的影子。

    连他的影子也透着一股高深莫测。

    许助理不知道他下一步棋该怎么走,他问,“谢总,我们这样骗人,会不会不太好?我们下一步又怎么走?”

    “到时候我会通知你。”谢寒若有所思。

    ……

    秦陶陶坐在婚房的客厅里,手机刚刚放下,夏俊杰便走了回来。

    抬眸望去时,再也看不到他昔日一回到她身边的温柔体贴样,全是满脸的不耐烦和对她的厌弃。

    重回舞台的她,从来不觉得自己失去了双腿就贱人一等。

    现在的她不靠父母,完全凭借自己的毅力和坚持,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轮椅上的舞者,并且坐拥三千多万的粉丝。

    即使没有父母兄弟姐妹在,她也能年入好几百万,安全能够养活自己。

    秦陶陶为自己感觉到自豪。

    是夏俊杰不懂得珍惜她。

    所以,朝夏俊杰望去时,她眼里没有自卑,没有痛苦,有的只是悔恨。

    悔恨当初自己,为什么要看走眼?要嫁给这样人品败坏的垃圾?

    只是她还需要伪装妥协。

    她还暂时不能和夏俊杰撕破脸。

    坐下来的夏俊杰,离她离得远远的,冷冷道,“你今天去公司了。”

    “就只是去随便看看。”她应了一声。

    夏俊杰:“外面的保镖是你叫来的?”

    秦陶陶:“……”

    夏俊杰:“放心,你不用对我如此戒备,我也不会对你到杀人灭口的地步,只要你乖乖配合我在你家人面前演戏,我依然还是会像以前一样宠你。”

    说这句话的时候,夏俊杰起身摸了摸她的脸。

    她嫌恶心,推开了他。

    他一声冷哼,“呵,你以为你这个鬼样子,我想碰你?”

    秦陶陶:“我也嫌你恶心。”

    夏俊杰:“如果你不想你的父亲被活活气死,最好乖一点,别用这副仇恨的眼神看着我。”

    说完,夏俊杰准备上楼。

    走了两步,他又回头,“哦,对了,别想去公司抓我什么把柄,就算抓住了,公司的法人和最大股东也是你,我不会有半点连带责任。只要你乖,一切都听我的安排,我就能保你不会出事。”

    等他上了楼,秦陶陶更加确定,夏俊杰就是个丧心病狂的人渣,垃圾。

    如果她提离婚,后面肯定还有更多的风波等着她。

    到时候,父亲怎么办?

    想了一夜,她终于想到了突破口。

    第二天,秦陶陶找到了何启东。

    被她约出来,何启东很意外。

    两人约在很隐秘的私人会所,这让何启东更加察觉到事情的不简单性。

    坐在桌对面的何启东,有些担忧,“陶陶,你约舅舅出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并且不能让你父母和你商叔乔姨知道吗?”

    秦陶陶与何启东并无血缘关系,是跟着乔长安和乔尔年一起,叫他一声舅舅。

    其实,她与何启东有些生疏。

    但这件事情,必须得由他帮忙。

    咬了咬唇,她有些难于开口,“……”

    “没事。”何启东安慰她,“别害怕,别担忧,既然你找到舅舅,肯定是需要舅舅帮忙,孩子,说吧,有什么能让舅舅帮你的。舅舅一定替你保密。”

    秦陶陶心中有些酸涩,受了那么大的委屈和打击,她竟然一个人也不能说。

    何启东:“孩子,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处?”

    秦陶陶:“……”

    何启东:“婚姻出问题了?”

    何启东断定,肯定是她和夏俊杰的婚姻出了问题。

    秦森心脏不好,又不能告诉他。

    “你告诉舅舅,舅舅替你出这口恶气,去收拾那个夏俊杰。”

    原本坚强的秦陶陶,在听到何启东的这番话,忽然泪目。

    本来不觉得痛,什么事她都能挺过去,但有人关心她,她突然觉得好痛,好痛。

    她有些哽咽,“舅舅,夏俊杰那个浑蛋……”

    她把夏俊杰的事情,告诉了何启东。

    但她的目的不是诉苦,而是找解决的办法,“夏俊杰目前的公司,我是法人和最大股东,我怀疑他利用我的名义做了很多违法或者是有损我利益的事情。舅舅,你是黑客高手,你能不能侵入到公司内部的电脑,或者用别的办法,帮我查一查。我得先摸清夏俊杰的底,才能想办法对付他。”

    何启东:“这个不难,舅舅帮你。”

    一天后。

    何启东查到了眉目。

    两人再次见了面。

    一见面,轮椅上的秦陶陶便迫切地想知道答案,“舅舅,查得怎么样?”

    何启东一脸愤怒:“夏俊杰这个垃圾败类,他公司账上现在全是亏空状态,而且还欠了几十个亿的外债贷款。如果你和他提离婚,你们两家最终闹翻,这些债务都将由你来偿还。这些钱都被夏俊杰转到了海外。”

    秦陶陶愤怒地咬了咬后牙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