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芸脸色微变,不知所措。

    帐外没有走远的叶离其实听到了大半对话,本没有心情去管,但察觉到里面情况不对,他不得不站出来了。

    “住手!”

    他犹如雷鸣一般的声音炸响,警告意味十足。

    苏察柄扬起的手僵在了半空,如遭雷击,瑟瑟发抖,惶恐跪地,不敢再做什么。

    独孤芸冷漠的看了一眼苏察柄,什么都没有说,转身离开。

    她本想对叶离道谢,但叶离已走,她也只能离开。

    她被带回了重兵把守的一处营地,此地就是辽东使臣暂时的落脚之处,六扇门亲自监视,若不是六扇门在这里,估计三军将士能将这几个人揍到瘫痪!

    等她一会去,顿时,灯火亮起。

    漆黑的营帐内,辽东主使臣维京立刻举起了一盏油灯,激动上前:“怎么去了这么久?”

    “谈的怎么样?”

    “说服了,大魏那边可以交换人质,但西北重镇他们不可能拱手还回来。”独孤芸道,其实她根本没问,毕竟怎么可能拿的回来,就算答应了,估计完颜洪烈会更加怀疑。

    顿时,辽东几人狂喜!

    “好,太好了!”

    “那圣旨呢?交换俘虏的时间呢?”维京追问。

    独孤芸想到自己还要给苏妹妹带信,便微微犹豫道:“这个我回去会亲自告诉大柱国!”

    此言一出,营帐的几人齐齐变色。

    明暗的灯火跳动在几人的脸上,显得多少有些不满和僵硬。

    这样一来,功劳不就全成独孤芸的了么?

    维京不满,暗自施压:“你还是告诉我吧,此事由我负责,你只不过是随行人员,没有资格觐见大柱国!”

    独孤芸摇头,却很坚决:“这是大魏那边的意思,我不敢马虎,如果弄糟了这件事情,无法交换俘虏,是否责任大人你来承担?”

    顿时,维京被怼的哑口无言,老脸铁青,死死的盯着独孤芸。

    目光又猛的一闪,看到了独孤芸的衣领。

    随即冷笑:“独孤夫人这么难谈的谈判都能坦诚,是陪睡陪的吧?怪不得,谈了一整天,哼!”

    独孤芸勃然大怒,风韵脸颊浮现怒火。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维京拂袖冷哼,让烛火为之一摇:“胡说八道?你出去的时候里面的衣服可不是这个颜色,回来就换了里面的衣服,难道不是?”

    其余几个辽东使臣闻言一震,纷纷看来,还真是!

    “啧啧,独孤夫人牺牲还真大啊,为了救自己丈夫,把身体都奉献出去了,腿软吗?”维京不怀好意的笑着,极尽羞辱。

    独孤芸气的肺都要炸了,成熟脸蛋一阵红一阵青,但她没有办法否认!

    如果这件衣服引起怀疑,那么绣在衣服里的信会暴露,送不到不说,她还有整个家族的人都要陪葬!

    这是完颜洪烈的做事风格。

    她忍住怒火,愠怒的眸子闪过一丝犀利,五指紧捏。

    “是又如何呢?”

    “若是给几位大人一次机会,你们也只能干看着吧?”

    干看着三个字,伤害性不高,侮辱性极强。

    独孤芸原本是比较保守的女人,实在也是被逼急眼了,予以回击。

    一瞬间,维京为首的几人老脸瞬间变成了猪肝色!

    仿佛被戳到什么痛楚,怒斥道:“贱人!!”

    “你敢胡言乱语!”

    维京扬起手想要打去。

    独孤芸也不是好惹的,扬起修长雪白的脖子:“来啊,打我一个试试,我要是有个好歹,交换人质的事就带不回去了。”

    “到时候大柱国追查起来,你们几个一力承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