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包小说网原域名已被污染,请记住新域名http://www.xiaoshubao.net

    “论起来,这倒算是个入府高人的集会了?”

    胡麻细细瞧去,便能察觉,这些人气度非凡,神色脾睨,怕是手里都有真东西的。

    孙老爷子这人,本身就重本事,爱拿架,能够让他请到了一桌上来坐着的,手里没有几把刷子,怕也不会值得他如此敬重,请到一桌上来。

    不过这倒也让胡麻有些好奇,难不成这小小石马镇上,倒是一下子凑齐了七八位入府层次的高人?但转念一想,却也不然,便是孙老爷子有这人脉,但想凑齐也不容易。

    另外一个,便是这些人的身份了,胡麻只是略一听着,便已心里有数,在座的甚至都已经不是普通的江湖人。

    江湖人是啥,便是吃江湖饭的,早先胡麻与地瓜烧合作,去见那米行的卢少爷时,便遇着了一批,要么擅长杀人,要么专替人平事,收银子卖力气,这是江湖人。

    但这次桌上坐着的,却无一不是有身份有来历,最关键的是,手里的权势还不小,已经算是江湖豪客,跺跺脚,镇子都要抖三抖。

    如此瞧来,这想必便是看了一钱教的脸面了。

    这趟自己过来的名头,本就是因为一钱教教主寿诞快到了,而场间这些有身份有本事的高人,大概便是因此而来,然后又被孙老爷子请到了一处坐着。

    而一钱教有本事请来这些人,却也当真说明了人家的底子非同凡响,怕是比自家的红灯会要强了不少,毕竟这些人,论起来,真能造反的。

    不过,虽然知道这些人不俗,胡麻却也没怯了场,一一笑着见礼然后入座。

    开什么玩笑,咱是守岁人,大家离了这么近坐下,该有有压力的应该是其他人才对。

    “撤了果品,上菜上菜……”

    孙老先生介绍了胡麻与其他人认识,都已坐了下来,才拍了拍手,示意外面的奴仆,正式开席。

    早有准备好的,流水般的奇珍异味,一一的端上了桌来,胡麻也是到了这时,才明白为什么上次在矿上,孙老先生会以为自己是在故意刻薄他。

    这老东西,吃的可真不赖啊,身为转生者,前世物资极丰富,什么大场面没见过?但如今这些家伙吃的东西,还真没见过。

    明明是在山里,一处龙蛇混杂的镇子,但居然摆出了这等珍羞席面来。

    上了菜,便殷勤劝酒,彼此熟络。

    胡麻刚来,又得了孙老先生提醒,知道这席上有考验,便也低调行事,但能感觉到,这席面上不时有好奇的目光过来打量,想是孙老爷子替自己吹嘘过了,这些人在判断斤两。

    “据闻,胡管事是师承一位老阴山的隐世奇人?”

    酒过二巡,胡麻对面,便有一位手里摇着白扇子,典着一个大肚子的中年男人笑道:“想来定是一位了不起的大人物,不然也调教不出胡管事这样出色的弟子。”

    “我虽然不是学了守岁人本事的,但对各路高人也是心生敬仰,若有机会,倒想请胡管事引荐一下,拜会高人。”

    “好说。”

    胡麻放下了酒杯笑道:“只是我们家师傅低调得很,怕是到了跟前,你也认不出来。”

    那白扇子闻言大笑:“这可是笑我有眼无珠了呀?”

    “但有一说一,守岁人的本事藏得深,胸有可敌千军之力,面上却是不险,若不是孙老先生引荐,便是胡管事坐在我面前,我也瞧不出来你的本事。”

    “若不嫌弃,还正想请胡管事露上一手漂亮的,让咱们开开眼界?”

    “……”

    周围桌上众人闻言,反应各个不一。

    孙老爷子,似乎是微皱眉头,知道会有考验,但没想到白扇子会说的这么直接。

    其他人则都只是笑着看了过来,虽然刚刚都客气,但也都是身上有绝活的好汉,对于这么个小年轻忽地坐到了自己这一席,不说信不信孙老先生的话,多少有些审视的意味。

    “我年龄小,也没学到什么本事,若要献丑,可是难倒了我。”

    胡麻也没有生气,只是平静的笑了笑。

    一是早有准备,二是到了这种地方,大家素未平生,自己年龄又小,如何让人敬重?

    便是红灯会里的这个身份,怕也不够,还是要让人敬自己这手本事才行。

    所以这白扇子的话虽然刻薄些,倒不至于生气,但等到自己亮过了本事之后,他再这么说话,便是找茬了。

    再者便是,自己不介意亮一手绝活,但自己是客,却不能第一个出手,若是懂礼数的,便该他先自己露上一手,抛砖引玉,才算是大家切磋。

    你只说一句话,便让我亮东西,那是在耍猴儿玩呢!

    白扇子见着胡麻颇有几分气度,也暗暗点头,目光一转,似乎是在琢磨,该怎么划下个道儿来。

    恰在这时,外面街上隐约起了一阵骚动,几声喧哗传来。

    这镇子依山而建,窗户矮,而他们地势又高,却是恰好能够看到外面那条街上,围了一圈人在挣执,隐隐约约可见,是一群身上围着兽皮,带了兵器的凶人。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