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域名已被污染,请记住新域名www.xiaoshubao.net

    李青云进门刹那间,那位白衣清丽少女的目光就斜视过来,眼神有点好奇,有点慵懒且傲冷。

    隐隐以一种居高俯瞰的姿态,打量着他。

    他感觉少女的眼神带着一种凉薄且肆意,那目光不似一般的打量,而是带着某种审视,甚至是挑剔。

    “眉目如画,奈何貌似是天性凉薄之人……”

    他心里一动,随即微微低头。

    看上去就像是被那少女道人的容貌给惊艳到了,不敢直视。

    有些腼腆,有些羞涩,符合他十六岁少年的本色。

    在水深似海的侯府成长,李青云早就掌握了必要的“演技”,这时展示一二,表现出少年慕艾的本色,自然是没有丝毫的破绽。

    “咯咯!”

    那位清丽的少女见他这般反应,不由多了点兴趣,浅笑出声,眸子中的冷色少了几分。

    而林万锦带着点敬意,向少女点了点头,并低声提醒李青云:

    “这是卢郦芊师姐,卢师的爱女,往后师弟你可不要怠慢了!”

    李青云微微点头。

    心中记住了这个名字。

    直觉却告诉他,这位卢郦芊师姐,往后能不亲近,还是不要亲近的好。

    “你就是李青云吧,照例敬杯茶,领了纳气诀,就下去吧……”

    这时,端坐华堂正中,那位身着紫袍的中年道人,一边把玩着手中的莹莹玉尺,一边有些懒散地发话了。

    在林万锦的提示中,这位中年道人就是李青云名义上的师尊,也是灵宝观的掌籍执事卢南陵了。

    卢南陵身着绣着金线的玄黑道袍,面容英俊,肤白泛光,目蕴神采,一副气度俨然。

    就是看向李青云这位便宜弟子时,卢南陵的神态语气显得非常随意,甚至是近乎淡漠。

    他身为灵宝观地位尊崇的掌籍执事,浪费时间见一个“废物”弟子,自然是有些不耐烦的。

    为了给女儿积攒道基的资源,每年他都满额送出自己权限范围内的十块道缘牌,便宜弟子收了一大堆。

    在卢南陵灵眼看来,堂中的少年明显气血两虚,精枯神乏,三宝黯淡萎靡,比之前收的便宜弟子们都更加不如。

    他心里想着:“多年前我游历清河县,寻找清阳鱼,就受到清河侯的邀请,为这位侯府公子测试过根骨,此子却是没有丝毫的道骨灵根。现在一见,却更是不堪,连心欲都束缚不了……”

    若不是看在那清河侯几天前送来一车上好的丹砂,还有两尾清阳鱼的份上,他甚至见都懒得见一面,直接把李青云塞到杂役院做事就是。

    反正像李青云这种有点家世背景的庶子庶女,大多都是来山门混日子的,指望日后修真入门,来给涨脸面,无疑是极不现实的。

    这些凡人,想方设法挤进各大道观山门,不就是想着远避妖魔,混个靠山,求得此生安逸嘛!

    “李师弟,快快给师尊敬茶,往后你我就算是卢师座前的师兄弟了!”

    林万锦给李青云端过一杯热茶,示意他上前给卢南陵敬茶。

    想来这位林师兄,也是多见不怪了,熟知师尊卢南陵的脾性与风格。

    李青云俊脸一肃,接过茶盏。

    心中对卢南陵的姿态,倒也没有在意。

    他保持恭敬姿态,捧茶上前,对着神态闲散、目光有些游离的卢南陵行礼。

    “弟子李青云,拜见卢师!”

    说完,他略一犹豫后,就要跪拜下去。

    既然是来拜山头,执弟子之礼,应该是跪拜的吧。

    拿卢南陵的“道缘牌”才得以入观,往后算起来他就是卢师一脉了。

    但他身形一滞,感到身前有股柔云般的力量涌来,托住他要跪下的动作。

    同时手上一空,那杯热茶已经不翼而飞,看去已经是到了卢南陵的手中。

    卢南陵随意啜了一口茶,摆手淡笑说道:

    “跪拜就不必了!你既持我的道缘牌入观,当也知晓些东西。”

    这位卢掌籍倒是有些坦然,直白。

    “世间妖鬼精怪横行,太多人想避入道林山门,求得庇佑,我每年发出十枚道缘牌,也是赠与有缘人。不过,此浅缘而已,到此为止……”

    “你何时真的修行有成,凝练出一炉法力,何时再来与我再做师徒也不迟……”

    听到卢南陵都懒得遮掩的这番话,李青云有些恍然。

    这“轻松”得来的道缘牌,果真是没什么份量啊!

    便宜师尊也不是那么好认的!

    不过想想,李青云心中也是释怀。

    “这样的道师,不要也罢,省去日后的因果……”

    他明白也理解卢南陵的意思。

    自己从小就被清河县周边大小道观的道人测试过了,其中就有灵宝观,确定没有所谓的道骨与灵根。

    在修真上,他就是个彻底的废柴,不可能有所成就。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