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域名已被污染,请记住新域名www.xiaoshubao.net

    慢慢地,卢郦芊清丽如玉的脸庞上,露出一抹淡淡的欣赏之色。

    “呵,接好了!”

    卢南陵眼神有所波动,看了少女一眼,然后袍袖轻扬,只见一本薄薄的纸质小册子飞出袖口,轻轻落在李青云高举的双手。

    “呵!万锦,你且带师弟下去吧。嗯,就安置在三,嗯二等房吧……”

    端坐华堂上方的卢南陵,淡然一笑,朝李青云与林万锦摆摆手,让他们退下。

    李青云将那纸质小册子揣入怀中,苍白的俊脸上露出一抹喜色,再次向卢南陵父女等人行了一礼,就转身出堂。

    淡淡的午后阳光,此刻从大门探入华堂,洒在少年那宛如春树的身影上,在肩头晕出一片绚烂的金芒,映得他多出几分俊逸与朝气,而少了几分病弱之气。

    少女卢郦芊眼神微微一亮,不由跟随着他的身影,直到李青云跟随林万锦出堂远去。

    结束有些无聊的过场仪式,又屏退侍奉左右的弟子,卢南陵端起茶杯浅啜一口,若有所思。

    他看向卢郦芊,笑容带着宠溺:

    “莫非你还看中此子不成?”

    “他虽然出身还算不错,人也颇为俊秀,但可惜没有半点道骨灵根,刚才一看,更是三宝萎靡无神,当是个没有节制力的轻浮之人,根本配不上你,哪怕只是打个掩护……”

    说到后面,卢南陵的目光不由掠过少女腹部位置,神情有些複杂莫名。

    略微宽松的月白色道袍下,卢郦芊小腹平坦柔和,看不出什么异样。

    但父女俩都心知肚明,很快就要遮掩不住的。

    “宗门有消息传来,颜郎上个月结束游历,回去后一举成功道基,现已擢拔为内门弟子,宗门与颜家都非常看好他,要重点栽培他。”

    “我又怎好在这种时候,让颜郎分心,误了他的大好前程,所以必须依颜郎所言,先找个人遮掩……”

    一头如瀑青丝轻扬,卢郦芊在提及“颜郎”的时候,那精致的面容都焕发出光泽,眼神中溢出丝丝爱慕与向往。

    她神态有些迷离,似乎想到两个月来与颜郎朝夕相处的浪漫时光。

    “哎,只是你既有了身孕,却是耽搁不得!”

    卢南陵有些无奈,甚至隐隐有些后悔,往日不该过度宠溺女儿的,以致今日。

    他把玩着手中的玉尺,然后微微点头说道:“那李青云废人一个,修不成法力,入不得道途,而且人看起来比较老实,甚至是有些柔弱,倒是好掌控。”

    “你既然对他有些欣赏,那就尝试接触了解一下,如果不行,那就赶紧另寻人选。其实我看那个谷子笺就不错的,贵在憨厚淳朴,而且痴迷于你,当可做备选之人……”

    “谷子笺?”卢郦芊顿时一脸嫌弃,“五三大粗,面容粗鄙,怎么配得上我!哪怕找个人遮掩,我也至少要找刚才那李青云这等俊俏雅致的人物!”

    “哎,那任由你了,为父只有一句,就是得抓紧……”

    明堂之上,再次响起卢南陵长长的叹息声。

    ……

    “青云师弟,观内大致情况就这样了!我就先走了,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来找我!”

    一排竹舍掩映在枫林绿树之间,林万锦将李青云安置在丙七房,又简单介绍一些后山生活的事项后,就笑呵呵地告辞而去。

    “师兄慢走!”

    已经换上一身青色道袍的李青云,站在竹舍门口,看着林万锦几步路后身影一晃就消失无踪,不由有些羡慕。

    带着清寒的山风吹来,令他感到些许的清冷,心里却多了一份安稳。

    他撩开晃荡的门帘,再次走进竹舍。

    竹舍空间不算大,一左一右铺了两张床,中间为界,两边都有书桌,以及放置衣服及杂物的木柜等,显然是双人间。

    他走向左边那张木床,那是他在灵宝观的铺位。

    相比右边的铺位,他这里光线更加昏暗,毕竟右边不但靠着竹舍房门,而且还占着屋内唯一的靠窗宝地。

    他看向右边靠窗的书桌,那位室友也许是匆忙外出没有收拾,上面有些杂乱,有两道没有画完的符纸,散滴桌面上的丹砂与金粉,以及笔架等等。

    “这位何逍室友,看来是打算走符法一道……”

    通过林万锦介绍,李青云知晓自己算是待遇不错的,初入灵宝观,就能住上二等竹舍,寻常道观新人,基本是直接安排到三等房的。

    所谓三等房,就是大通铺了。

    一个房间住的满满当当,至少要住七八人,满屋子的脚丫子味,晚上休憩更是要忍受此起彼伏的各种呼噜声。

    他不由想起,刚才在卢南陵院宅中,那位卢师临时改口,把他安排到二等房的一幕。

    “倒是似乎沾了那位卢师姐的一点光……”

    少年的唇角,露出一丝淡笑。

    随即,李青云快速收拾起来,换上新的竹席与被单,又把桌子与竹舍都打扫一遍。

    他这个人爱干净,当然是见不得屋子邋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