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域名已被污染,请记住新域名www.xiaoshubao.net

    “人之三宝,精气神也,修行之基也。宝炉纳气诀为本观入门基础法诀,即将己身当做宝炉,纳气洗炼,可滋养三宝,显化法力……”

    “采气之初,当于每日子、寅、午等时分,观想宝炉,以册中相应时分的导引姿势,在不同时刻采阳气入体。子时初阳生,蛰龙似睡还醒;寅时阳气潜发,……”

    “……”

    李青云有些遗憾的是,册子上只有炼气前三层的诀要。

    也许是卢南陵觉得他根本修不出什么成果,随手打发。

    也可能是灵宝观的规矩,更高层次的功法诀要,需要满足其他条件才可获得,不可能入观就赐予全套。

    李青云看得如痴如醉,甚至边看边比划起来。

    他也是“练”过的。

    家传“炼阳煞法”虽是旁门左道,在灵宝观眼里不屑一提,但其中也涉及一些经脉、窍穴与意念等修炼知识。

    所以初步观看与修炼起来,并不觉得吃力。

    有些疑惑的地方,也暂时放在心里,稍后可以向人请教,或者去观内的讲经堂听课并求教。

    这时刚好日头开始西移,应该是未时,阳光从竹舍窗户斜照入户,照得屋内颇为亮堂。

    他按照册中所说,站在屋内那片阳光下,双腿微分,双手放松缓缓向前探伸,像是要从外面天空的那团金乌灿光中攫取到什么一样。

    同时观想内在宝炉,沟通昊日,同时配合特殊的呼吸频率,以炉采气。

    鼻息咻咻有声,胸腹缓缓起伏。

    按照宝炉纳气诀的入定采气方法,他很快沉浸在某种杳杳之间。

    半刻钟过去,一刻钟过去……

    李青云采气良久,最后却没有感应到丝毫的所谓气感。

    他这修道资质,实在渣得可以。

    “这世界修行,果然门槛极高!”

    “而我在灵宝观,真就只能养老?”

    李青云浑身筋麻骨软,甚至眼冒金星,采气半天,一无所获。

    这具肉身,原本精气充盈,阳煞内蕴,自从被崔婉儿那妖女“采补”后,却已变得羸弱不堪。

    摆个引气姿势,都疲惫不堪,难以持久,谈不上什么幸福感。

    但这不是让他感到最沮丧与失望的。

    而是这具“与道绝缘”的凡躯,对所谓的灵气感应,显得非常的迟钝、顽固与板硬,让他感到绝望。

    虽然才刚尝试修炼采气,没有收获也实属正常,但他却有种感觉:

    “我这肉身资质,即便再勤修苦练,恐怕也将一无所获,最后只能在观中蹉跎度日,在不甘中老死!”

    侯府三少的修道资质实在太差,先天注定,只能做个“凡人”。

    大道无情,没有所谓的道骨与灵根,一切侥幸与妄想,都是枉然。

    清河侯府家传的“炼阳煞”,是属于旁门左道的门径,虽然要求极为严苛,但可能是他曾经唯一的希望!

    “没有所谓的道骨与灵根,就真的没办法修行了吗?”

    李青云喘着气,浑身酸软,体生密密虚汗,有些颓然地顿坐地上,但眼底深处却闪过一丝不服气的倔强。

    叮呤呤!

    这时竹舍门帘撩动,缀在上面的小巧风铃同时响起。

    一阵轻盈山风灌入,然后走进来个身着青色道袍,面容英俊的年轻道人。

    此人一进屋,李青云就嗅到了,他身上弥散开来的浓浓酒气味。

    心中猜测应该是自己的室友,即那位叫何逍的同门了。

    林万锦已经简单介绍过,何逍也是碰上了卢师的“道缘”,不过是年初就已入观。

    算起来,两人都算是卢南陵座下的弟子,有这份关系在,以后相处起来应该会更融洽一些。

    “呵!你就是李师弟吧,风度不俗啊,嗯,就是似乎有点虚!”

    何逍长发不羁地披散在肩头,手上提着个酒葫芦,浑身散发着酒味,进屋看到李青云,微微一愕后主动打起招呼,比较热情。

    不过李青云还是察觉到了,这位何室友看过来的第一眼,眼神中还是有微微的不快。

    也是,明明相当于住着单人间,现在却多了一个打扰清静的室友。

    “只是我也不喜欢,多出一个酒鬼室友啊!”

    李青云心中想着,同时勉力起身,全身的筋骨都在隐隐生痛。

    他露出一个温煦的笑容,跟何逍打招呼。

    “何师兄,以后同处一室,如青云有所打扰,还请见谅!”

    紧接着,他又加了一句:“我刚才修炼入迷,练得有些久了,倒不是真的虚。入观之前,我也是熬炼过体魄的……”

    说着说着,他自己都觉得有些苍白无力。

    他终究是被那来历蹊跷的崔婉儿给“采”了,现在可就是“虚”嘛!

    寻常房中事,男女欢好,不可能让他沦落到如此羸弱不堪的境地,那就是个妖女……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