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域名已被污染,请记住新域名www.xiaoshubao.net

    李青云暗自叹息:“可惜啊,你何逍还能借力家中,获得资源辅助修行,但我却是个被放弃的废人啊!”

    “清阳鱼那种灵物,我都只从元宝嘴里得过两条,平日即使侯府偶尔有收获,甚至有幸运渔夫捕到灵鱼卖给侯府,也大多落入崔氏母子手中……”

    感慨归感慨,他面容却是一片沉静与淡然,习惯性地保持着侯府三少的风度,没有露了怯。

    只是想到大黑猫元宝现在下落不明,生死难料,他又忍不住想念与担心起来。

    自己这头灵猫,可是能招财的,真正可惜了!

    两人聊了一阵后,何逍酒意上涌,抱歉一声,鞋也不脱直接躺床上大睡起来。

    呼噜声,很快就在屋子里响起。

    听着呼噜,闻着酒臭味,李青云有些无奈。

    此间非是修行净地!

    “先适应几天,稍后看能不能弄个独立的住所,灵宝观财字当道,处处都在暗示一个财字,舍得花钱的话,应该不难吧!”

    这时浑身酸痛难当,他干脆也上了床,双腿自然而然地盘起,翻开小册子,打算读透诀要。

    资质不够,智慧来凑嘛!

    他想凭自身前世的智慧与眼界,通过读透功法,来稍稍弥补自身先天上的贫瘠。

    咦!

    然而,就在他摆好一个标准的打坐姿势后,脸庞蓦地变色,苍白无血的俊脸上都泛出丝丝的潮红。

    震动,疑惑,惊喜,表情一时丰富之极。

    “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他脑海深处,突然浮现一道神秘的道像!

    有点像雕塑,又像是真人投射的虚影,全身泛着黯淡的玄光,头戴玉冠,身着道袍,眉眼低垂,在一片虚无中打坐,衣饰看上去非常古老。

    李青云心里泛起一丝异样,不知怎么的,感觉这道像虚影被遗忘太久,有如那些荒庙里再无人祭拜过的神像。

    他有心观详这尊道像虚影的面容,“视线”却忽地模糊,有异力干扰。

    但心里却隐隐觉得,虚影的面容轮廓似乎有点熟悉,还是长得很像自己的那种熟悉……

    在道像虚影的背后,是一片深邃的黑暗,漆黑得让他有些发毛。

    李青云觉得那黑暗混沌之中,似乎有些未知的影子,好奇之下,念头想掠过道像,去看个究竟,“视野”却忽地再次受阻。

    无论他怎么尝试,都无法越过这尊道像虚影所在的那条横线。

    同时,心里又忽然涌现惊悸之感。

    似乎在暗示他不可视,不可想,否则不可测的恐怖将出现!

    李青云只得按捺心中困惑与好奇,收回“目光”,再次专注在道像虚影的身上。

    这时,道像虚影的身前,光影一闪,一本小册子就轻轻地悬浮空中。

    他立刻就有感应:“这是我的宝炉纳气诀,竟投影进去了?”

    接着,道像虚影的头顶上,忽然逸出一丝清气。

    与此同时,李青云感到胸口位置微微一麻。

    麻感微细,却又清晰。

    即便仅仅是一点,也让他顿感身上滋生出明显的丝丝暖意。

    “如温泉般暖意滋生,即纳气诀法力初生……这不就是纳气诀中说的,修炼出了法力?”

    他顿时激动起来。

    宝炉纳气诀,所采之气,是天地火阳之属的灵气,导引采气成功,体内就会有汩汩温泉冒出的感觉。

    “我分明是修真废体,难道这道像在替我修行?”

    刚才他按功法所述,认真导引采气那么久,没有任何收获。

    现在盘腿打坐,脑海突然冒出道神秘兮兮的道像虚影,却直接帮他修出了一点法力!

    而且,这种状态在持续发生!

    道像的头顶上,每冒出一丝清气,李青云体内就多出一点法力。

    “竟能无视功法的领悟度,无视我这具没有道骨灵根的肉身限制……”

    “三年了,我这是终于觉醒了金手指?”

    李青云喜从心来,感慨万千。

    魂越而来,取代那位溺亡的侯府三公子,知道这个世界是修真文明后,他内心可是非常狂热的。

    为了修炼自家的炼阳煞,他洁身自好,谢绝清河县不少千金小姐的脉脉情意,也从不去青楼等娱乐场所,苦苦坚守元阳。

    更初步显露峥嵘,如愿以偿获得便宜老子清河侯的看重,当然也因此惊动崔氏母子,惹来蛮横的打击镇压!

    却不料,他一直都是瞎忙活,没有找到正确的金手指打开方式……

    “也是奇怪,以前我又不是没有打坐吐纳过,并没有什么异象啊。难道是要打坐配上正宗的道真修行法门,两者相加,才能唤出脑海这道替身光影?”

    “又或许,之前是时机未到?”

    李青云“凝视”脑海里的那道盘膝打坐的虚影,以及虚影身前那份纳气诀小册子,心里胡乱猜测着。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