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域名已被污染,请记住新域名www.xiaoshubao.net

    一点,两点,三点……

    李青云喜滋滋地计算着。

    那道虚影打坐修炼,大约每秒可以修出一点法力!

    这星星点点、散落经脉各处的法力因子,滋生后星罗棋布,有点杂乱无序。

    在须臾之间,就亮起百点“微光”!

    然后,它们彼此牵引,犹如雨点汇成涓流,倏地凝为一缕如丝游走的法力!

    这缕法力,按照“宝炉纳气诀”的运行轨迹,在经脉中有灵性般地游走起来。

    所过之处,他贫瘠的内在,虚弱的躯壳,都开始因此受益,得到滋养与修複……

    也即宝炉纳气诀描述的那样,精气神三宝得到滋养。

    “百秒生百点,百点汇一缕……卢南陵口中的一炉法力,又是多少缕?”

    “按这效率,我怕是要半日入道,踏入炼气一层,比那些所谓的天才天骄也丝毫不差了……”

    然而,他来不及高兴。

    就在体内凝聚出第一缕法力后,心口蓦地一阵绞痛。

    他感到心脏深处,似乎东西潜藏盘踞着,这时被法力刺激而苏醒过来,在吞噬,撕咬,折腾。

    尤其,那刚修出来的一缕法力,就像泥入大海,被心脏那玩意给吞噬一空。

    “怎么回事?我心脏这里,怎么会有一条这么诡异的蛊虫?”

    借一点刚滋生的法力,内视之下,他看到让自己恐惧的一幕!

    只见自己的心脏深处,竟然盘踞着一条通体阴白的怪虫!

    它形体如白蚕,却散发着凶狞的气息,一副如饥似渴,贪婪凶恶的样子!

    他不寒而栗,身体都颤抖起来。

    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着了道,被人悄悄地施法植入了蛊虫,还是在心脏这种致命的地方。

    一时念头急转,侯府生活的过往,如走马灯在脑海中晃过。

    接着,他恍然大悟。

    “好个河间崔氏,好个世子大哥,好生歹毒的手段啊!”

    “怪不得,这么放心让我拜入道观,原以为她们只是认定我泥胎凡体,入观修行是徒劳无功,却不想这对母子,还暗中给我上了一道阴险的枷锁!”

    “这应该是传闻中的噬灵蛊吧!传说它们寄居修士体内,就会不断吞噬法力,吞噬足够养分壮大之后,更会进一步吞噬魂魄与气血,最终化蚕为蝶,裂壳破体而去。而被它寄生的原主,自然是一命呜呼……”

    李青云只觉心里波涛翻涌,难以平息。

    对于蛊虫等旁门左道资料,他并非一无所知,相反搜罗与了解颇多。

    只是真没想到,那主母崔氏与世子,竟要彻底置他于死地!

    一旦涉及到实质的利益竞争,崔氏这些“土著”,竟是狠辣冷酷到这种地步!

    无论李九龄的“炼阳煞”,还是崔氏暗中施展的蛊法,都算是旁门左道,属于此界超凡体系鄙视链的最底端。

    但对凡人而言,依然是无解的镇压力量。

    李青云本以为脱离侯府,从此就是脱离了樊笼,哪里想得到即便身在灵宝观,也依然被河间崔氏的阴影笼罩着,遥控着。

    回想来灵宝观的路上,阴寻山那副欠抽的嘴脸姿态,他这才彻底明白,那老奴为什么肆无忌惮,有恃无恐……

    这时候,那盘踞在心脏深处的噬灵蛊蚕,尝到法力的味道,已经兴奋起来,不断摇头摆尾,毫不客气地吞噬他体内滋生的每一点法力。

    吃相难看,犹如一头贪得无厌的饕餮。

    “道爷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吃多少,也不怕撑死你!”

    李青云看着那白胖胖的噬灵蚕,在吞噬几缕法力后,蚕躯明显臌胀许多,不由心里一动。

    干脆心一横,保持打坐姿势,法力滋生源源不断。

    任由它大口朵颐。

    “什么都有应该有极限的,噬灵蚕也不能免例,再怎么说,它也是旁门左道,还是头幼虫……”

    有脑海中那神秘的道像虚影托底,李青云是底气的。

    一个时辰过去。

    近两个时辰过去。

    一个拼命灌输,一个使劲吞噬,李青云苦苦坚持,忍受着这份煎熬。

    ……

    不知不觉,已是天色近黄昏。

    竹舍之外,天边余晖收尽,满山枫叶泛着暗红,凄美中又带着一丝染血般的诡异。

    “青云师弟,莫非你一直在打坐,够刻苦的啊!不过啊,光打坐是没用的,得按照功法诀要的采气姿势来!”

    何逍终于睡醒了,屋内酒气浓郁。

    他起床洗漱,看到李青云俊一脸严峻,还在较劲般的打坐死磕,不由摇头,笑出声来。

    在他看来,这就是不得法的瞎练。

    没天赋,没悟性,人还傻,自己这位室友真是怪可怜的!

    “按法诀修炼没有气感,难道你傻乎乎地打坐就能采得气来?果然愚蠢,才是修行路上最大的拦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