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你说了多少遍,我们只是朋友。”

    “你非要在大庭广众下闹?”

    一股带着烦躁的力道重重推了下乔婳,把她彻底从混沌中推清醒了。

    她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是一张仿若女娲毕设般的英俊面容。

    男人下颌线条清晰冷硬,轮廓间染上些许桀骜,透着股跟世俗背道而驰的距离感。

    就连乔婳这种见惯帅哥的人都不由得呼吸一窒。

    可惜的是,这么好看的脸上写满了毫不掩饰的厌恶,仿佛她是路边围满苍蝇的垃圾。

    男人身旁还站着一个女人,她身穿一袭白裙,脸上泛着病态的苍白,五官清纯,气质清丽,犹如一朵易碎的白莲花,增添了一丝我见犹怜的无辜。

    乔婳又看了看四周,洁白的墙壁,浓重的消毒水味,周围穿着病号服看热闹的病人。

    这熟悉的对话和场景,不是她看的一本狗血文《豪门夫人:宠妻成瘾》吗?

    原书里,乔婳在对男主一见钟情,暗恋了他很多年。

    然而男主顾闻泽有个暗恋的白月光姜南,大学毕业后,姜南选择出国留学,两人也分道扬镳。

    姜南出国那晚,顾闻泽到酒吧里买醉,乔婳趁机给他下药,两人发生关系。

    第二天顾闻泽醒来,两人的床照已经满天飞。

    为了不让事情继续闹大影响公司股价,加上得不到所爱之人,顾闻泽被迫跟乔婳结婚,然而婚后除了生理需求,他从来不碰她。

    像所有狗血文一样,两人结婚三年后,顾闻泽的白月光姜南回国了。

    听说姜南家里破产,顾闻泽不仅主动替姜南还清了欠款,还把名下一套几千万的房子转给了她。

    乔婳得知之后跟顾闻泽跟她大吵一架,威胁他不许再跟姜南见面。

    然而顾闻泽当年跟乔婳结婚本来就是被迫的,不仅没有跟姜南疏远,两人还越走越近。

    乔婳彻底疯狂了,认为都是姜南害他们感情破裂,一次趁着姜南外出的时候,乔婳把她推出马路,差点害她被车撞死。

    于是顾闻泽彻底恼了,不仅强迫乔婳离婚,还把她赶出了顾家。

    似乎是作者嫌乔婳不够悲惨,没过多久,她检查出癌症中晚期,而男主顾闻泽和女主姜南也捅破窗户纸,终于在一起,只剩下乔婳孤零零一个人在医院里死去。

    最终乔婳这个配角成了他们恋爱中paly的一环。

    听了这个剧情,乔婳忍不住想吐槽一句,女配的命就不是命是吧?

    不过这也让乔婳搞清了现在的剧情,应该就是顾闻泽陪生病的姜南到医院做检查,正好碰见了乔婳,以为她又跟踪自己,所以在走廊上跟她发生了争执。

    想到这里,乔婳忍不住多看了顾闻泽几眼。

    【这就是我那眼盲心瞎的老公?】

    【长得是不错,就是眼光不行,找了个绿茶婊都不知道。】

    【该去医院看看眼科才行了。】

    顾闻泽目光愈发森冷,“你说什么?”

    乔婳无辜地眨了眨眼,“啊?我说话了吗?”

    男人仔细打量着乔婳,刚刚她好像的确没有开口说过话,那他听见的声音是从哪里来的?

    难道是他出现了幻听?

    顾闻泽忽略这个无关紧要的念头,一字一句掷地有声,“姜南身体不舒服,我只是陪她来医院看病,你最好不要无理取闹。”

    乔婳心里呵呵,面上咬了咬唇,“我知道,你放心吧,我不会胡闹的。”

    【每次都这套说辞,也不能换点有新意的。】

    【你又不是她男朋友,也不是她老公,凭什么送她来医院?】

    【她家是绝户了,还是连个朋友都没有?】

    顾闻泽额角青筋突突直跳,“乔婳,你再说一遍!”

    乔婳抬起头,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我说我不会再胡闹了,你放心吧。”

    “你别给我装蒜,我明明听见……”

    顾闻泽说到一半,话音猛地一停。

    因为这次他清楚的看见乔婳没张嘴,却听见她的声音从面前传来。

    【而且姜南哪里是不舒服,明明是她知道你回了我那里,所以才浇了自己一晚上的冷水,故意把你给叫走。】

    【她还用别的号码给我发了信息,通知我你们在医院,故意刺激我来这里闹事。】

    【前几次我会去找茬,都是姜南给我发的信息。】

    顾闻泽转头看向姜南,姜南面色如常,似乎什么都没听见。

    一个荒谬的想法出现在顾闻泽脑袋里。

    他听到的,好像是乔婳的心声。

    下一秒,顾闻泽的猜测就被证实了。

    【我怎么这么倒霉,刚好碰上这两个人。】

    【估计等下姜南就会说,是我身体不舒服,所以才让闻泽陪我来看病的,你千万不要怪他。】

    【有什么火你就冲我发吧,不过这里是医院,有什么事情回去再说好吗?】

    【然后顾闻泽就会更加心疼姜南,对我厌恶到极点。】

    姜南轻轻抓住顾闻泽的衣角,一副苍白又柔弱的样子-->>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