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

    几乎是一瞬间翁凤华就否认了这个念头。

    她在这家医疗机构做了好几年,一直好好的,怎么可能会出事?

    乔婳这个女人一定是听见自己劝她分手,所以才这样诅咒她。

    想到这里,翁凤华的脸色更加难看了,染着红色指甲的手指着乔婳说:“我们顾家是绝对不会接受你这种恶毒的女人的!”

    乔婳也不恼,“您放心,我也不想成为你们顾家的儿媳妇。”

    翁凤华冷哼一声,“那你就跟闻泽提分手,尽快离开他!”

    “翁夫人,我说过了,不是我不愿意分手,是您儿子不答应。”乔婳说:“与其在这里为难我,还不如去劝劝你的宝贝儿子。”

    乔婳的话翁凤华一个字也不相信,目光露出蔑视的情绪,“你要是真的想跟他分手,会没有办法?你可以搬离这里,换一个他找不到你的地方。”

    乔婳耸了耸肩,“做错事的人又不是我,我为什么要搬到其它城市?”

    “说来说去,你就是舍不得我儿子的钱。”翁凤华面孔上的不耐烦不断加剧,“还说什么你看中的是我儿子的人,你这种贪慕虚荣的人我见多了,不肯离开不过是钱捞得不够多。”

    就在这时,翁凤华的手机响了,是她常去的那家医疗机构给她打的电话。

    “翁夫人,你和方太太预约的时间是中午十一点和中午十二点,到时候请您准时到达。”

    翁凤华勉强平复了一下情绪,嗯了一声,“我知道了,我等下就去。”

    挂了电话,翁凤华站起身,居高临下看着乔婳,“我说的话你好好考虑一下,不过我劝你还是早点死心,免得以后的下场更难堪。”

    说完她拿着手提包转身离去,一边给方太太打电话。

    “方太太,是我,你那边准备好了没有,我们一起出发吧。”

    就在翁凤华踏出门口的时候,身后再次响起乔婳的心声。

    【去吧去吧,等下方太太就会说自己有急事想跟你换手术时间,被你拒绝了。】

    【然后你就成了那个倒霉鬼。】

    【而躲过一劫的方太太不仅不心疼你,还在私底下到处宣扬你全身上下都是整的,出了事都要往你身上泼脏水。】

    不知道是不是乔婳的错觉,她在心里说完这句话后,翁凤华脚下的步伐更快了,出门的时候不小心还扭到了脚。

    来到医疗机构,工作人员热情地接待了翁凤华和同行的方太太,端茶倒水,还献上了精美的茶点。

    “翁太太,方太太,请你们稍等一下,待会儿会有人来带你们去手术室。”

    等工作人员离开后,方太太说:“刚刚看你脸色不太好,怎么了?”

    翁凤华一提起这件事就来气,语气里充满厌恶,“还不是那个乔婳,对我儿子死缠烂打,像个狗皮膏药赶都赶不走。”

    方太太安慰道:“没必要为这种小人物生气,您儿子肯定是跟她玩玩的,说不定玩腻了就扔到一边了。”

    翁凤华脸色缓和了些,“希望如此吧。”

    这时方太太手机响了,她看到短信之后悄悄侧过身体回复,然后对翁凤华说:

    “翁太太,待会儿我家里有点事,可以跟你调换一下时间,让我先做手术吗?”

    “反正就隔一个小时而已。”

    听到这话的翁凤华微微一愣。

    她想起自己离开时,乔婳说过方太太会跟她调换手术时间,后来她手术失败毁容,方太太还到处说她的坏话。

    翁凤华事先没告诉过乔婳自己约了方太太,乔婳更不可能知道她家里有事。

    难道乔婳真的能预知未来?

    愣神期间,方太太笑着说:“你不说话,那我就当你答应了。”

    翁凤华回过神,连忙哎了一声,“方太太,不然我们今天还是别做了吧。”

    乔婳连这事都猜中了,翁凤华总觉得心里打鼓。

    “来都来了,怎么能不做,我先去了啊。”

    说完方太太就跟着工作人员走了,掩上的房门盖住了她打电话时嘲讽的声音。

    “我已经跟翁太太换了时间。”

    “等下手术结束了,我们一起去逛街。”

    “带上她干什么,要不是我老公非要我巴结顾家,谁愿意跟她这种强势的女人玩。”

    房间里的翁凤华对外面方太太说的话一无所知,她安慰自己,应该只是凑巧而已。

    时间一点点过去,看着手术时间即将结束,外面一片平静。

    翁凤华心想,乔婳果然在胡说八道。

    这不是好好的吗?

    这时手术室里忽然传出一道尖叫声,助手推开门急匆匆跑了出来,脸上写满了慌张,“不好了,出事了!”

    翁凤华疑惑地走到没来得及掩上的手术室面前。

    就那么一眼,她差点吓晕过去。

    方太太满脸是血躺在手术台上,脸上的手术伤口看起来触目惊心。

    翁凤华脸色煞白,心脏跳得无比的快。

    居然真的被乔婳说中了。

    很快救护车的声音就包裹了医疗机构,方太太被送上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