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域名已被污染,请记住新域名www.xiaoshubao.net

    乌鸦察觉背后的异状,神色大变!

    就在此时,白衣男人移步至乌鸦背后,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一捏,便牢牢控制了乌鸦的脖颈。

    白衣男人的动作优雅而从容,这一捏,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瞬间笼罩了乌鸦,让它无法动弹。

    使原本嚣张的乌鸦陷入了彻底的静止,连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

    乌鸦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他急忙聚集心神,想要启动身体内的秘法,企图像血剑一般自尽!

    然而,他的这一举动也成了妄想。

    白衣男人似乎早有预料,手指微微一动,便轻松破解了乌鸦内力流转的路径。

    他低头,透过金丝眼镜淡淡地注视着挣扎的乌鸦,眼神里带着恶心,如同看着一件垃圾。

    白衣男人的眼神中没有激动,也没有愤怒,只有一种超然世外的宁静。

    接着,白衣男人衣袖中缓缓抽出一条散发着幽幽寒光的锁链,将乌鸦全身捆绑。

    乌鸦像是受到了什么钻心之痛,神色痛苦万分。

    白衣男子将乌鸦扔在脚下,目光看向了血阳阵内。

    “这小子,还真是给我不少惊喜啊!”

    ......

    血阳阵内,秦知临的呼吸变得沉重而急促。

    空气中滚动着炽热且浓烈的血气,如同一个被点燃的火炉,每一次呼吸都仿佛要将人的肺部烧焦。

    秦知临的额头布满了密集的汗珠。

    搏斗至此,三人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魔蛛和魔狼的攻势宛如暴风雨般猛烈,他们手中的鳌刀和狼牙棒挥舞出的风声让周围空气为之颤抖。

    但秦知临在这种巨大压力下,反倒越发自如!

    秦知临俯身一滑,魔蛛那巨大的鳌刀几乎是擦着他的胸口划过!

    他借助这一滑的力量,犹如弹簧般反弹而起,借力转身,手中长刀反手一刺,直取一旁魔狼的咽喉。

    魔狼未能避开,他那双凶狠的眼睛中闪过惊愕,瞬间被锋利的长刀直接划破了喉咙。

    血如泉涌般喷发,魔狼的眼中闪过一丝难以置信之色,缓缓倒地。

    “剩下你了,你想怎么死!”

    秦知临回头看向了仅剩的魔蛛,他的眼中闪烁着冷冽的光芒。

    魔蛛擦去了嘴角的血迹,挺直了身体,微微仰头,似乎在嘲笑自己的无能。

    “小子,算你厉害!”

    魔蛛突然咆哮起来,眼里带着强烈的自嘲和绝望。

    “用不着你动手,我自己来!”

    言罢,魔蛛身上泛起了黑雾,身体也在不断地扭曲着,与当初血剑自尽时一模一样。

    不多时,魔蛛便化作了一堆残渣。

    看着地上魔狼的身体逐渐被血阳之力焚化,秦知临这才放心开始破阵。

    “可恶!这什么鬼阵法!小爷就不信打不破你了!”秦知临喘着粗气骂道。

    其实以秦知临目前的体魄和精神力,在这血阳阵内呆个半天也不成问题。

    然而,就在秦知临准备停下恢複体力,等待救援的时候,血阳阵忽然发生了变化!

    随着一声凄厉至极的鸣叫,血阳阵的核心如同受到了致命的一击。

    接着,整个阵法伴随一声轰然巨响,彻底崩溃!

    血阳阵内的血红色光芒开始迅速淡出,如同退潮的海水,迅速消退。

    秦知临提起墨玄刀,准备迎接阵外的乌鸦。

    在方才的战斗里,他也成功突破了六品武者,如今面对九品武者也有一战之力!

    即便不敌,秦知临做好了随时跑路的准备!

    可当他看清阵外情景时,秦知临眯起眼睛,手中刀提起,心头猛地一紧。

    因为阵外站着的竟然不是方才那兜帽男。

    一个白衣男子正微笑着看着他,双手微微朝上,毫无敌意。

    “你好秦同学,我叫周白,来自潜龙圣院,我是今年的巡山人。”

    闻言,秦知临神色巨震。

    潜龙圣院!

    曾经的五大圣院之首!

    至于为什么说是曾经,因为现在的潜龙圣院是五院中的垫底。

    之所以垫底,那是因为潜龙圣院当初为了抵御数座深渊塔的兽潮,一众顶尖强者同时陨落!

    就连原本人族的天花板、五圣之一的潜龙圣院老校长,也在那场战役中被围攻落难。

    最终以命换命,带走了两名同为圣境的异兽,就此陨落!

    自那以后,潜龙圣院青黄不接,才会导致如今在五院中垫底。

    但是,潜龙圣院的贡献也因此永远被铭记,刻进了人族史诗碑!

    潜龙圣院虽说是五大圣院中的垫底,但也是挂着圣院的名号,不是一般武大能媲美的!

    眼前这人到底是不是潜龙圣院的人,还有待考究。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