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域名已被污染,请记住新域名www.xiaoshubao.net

    战斗终于结束,夜行蛇群被杀尽的废墟上,死寂和血腥味交织成了一幅令人心悸的画面。

    秦知临抹去了额头的血迹,长刀上也沾染了鲜红。

    他们团战之后的喘息声在夜风中显得格外响亮

    夜行蛇的尸体堆积如山,它们的残骸在夜色的掩映下,显得分外骇人。

    血腥味凝成了实质,弥漫在空气中,令人窒息。

    正是因为这股浓郁的血腥味,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让其他的异兽只敢在远处窥探徘徊,却不敢贸然靠近。

    秦知临看了看周围,“你们去休息吧,我一个人值夜就行了。”

    筋疲力竭的张祁、莫叙和向秋烟都是点点头。

    唯有陆槿钰摇摇头道:“我跟你一起。”

    秦知临还没来得及劝说,另一个声音又响起了。

    “我也一样!”

    是白若儿的声音。

    秦知临苦笑不已。

    又是修罗场!

    ......

    一夜安宁,天边开始慢慢泛起了鱼肚白。

    阳光撒在破碎的碎石上,把每一个角落都染成淡金色。

    其他人起身整理行装,秦知临站在一旁,他的目光不经意间扫过脚边的草地。

    “天亮了,咱还是分开行动吧。”他漫不经心道。

    几人也没有意外,就连一向黏着秦知临的白若儿也是点头同意了。

    ......

    几分钟后,几人悉数离开。

    秦知临凝视着他们远去的背影,转身将一地的夜行蛇尸体献祭。

    【术纹·自愈:紫阶三品(2450/10000)】

    蝎腥草的小花出奇地完好,它的红色鲜艳得近乎不真实,在战场的灰暗之中显得刺目。

    秦知临屈膝下身,小心地拾起这朵小花。草叶间的刺环如蛇牙。

    “这东西是怎么带进考场的?”秦知临不由得皱起眉头。

    忽然,一个熟悉而冰冷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你还是这么自大。”

    "自大?你配定义我吗?"秦知临语气平静。

    “玩这种小把戏,你还真是个小丑啊。”

    “梁子轩。”

    秦知临转身,对上了梁子轩那带着恨意的眼神。

    不知怎地,这次遇见梁子轩,没有了上次的无能狂怒。

    但是...多了半点疯癫。

    “你可知道私自携带蝎腥草是违背华夏刑法的!”秦知临冷声质问道。

    可对面的梁子轩似乎并不在乎后果,只是持续散播着那引异兽至此的香味。

    他目光狂热,恍如未闻秦知临的话,反而嘴角泛起扭曲的一笑。

    “秦知临,你懂什么?!”梁子轩忽然提高声量,“为了目的,手段不择!就算是天大的罪行,只要能让我得到我想要的,那又有何妨?”

    “嘿嘿!再说了,我得不到,你也别想轻易得到!”

    “就算是毁了,我也不会让给你!”

    梁子轩到了最后几乎是嘶吼起来。

    周围几片落叶被他的气势激起,空气中的紧张气氛达到了顶点。

    秦知临皱了皱眉,梁子轩的逻辑和绝望已经超出了常人的理解范畴。

    更重要的是......他从梁子轩身上感知到了不亚于七品武者的气血波动!

    十分有十二分的不对劲!

    莫非他也有挂?!

    “疯狂只会让你更快地走向毁灭,梁子轩。”

    秦知临稳重地说着,他的剑眉微微一挑,手自然而然地放在了刀柄上。

    梁子轩却似乎已经被自己的疯狂和执念所困,对于秦知临的警告充耳不闻。

    他的眼里只剩下无边的恨意与决绝,身形微动,下一瞬,竟是直接出现在了秦知临身前!

    梁子轩眼中的恨意如暗潮涌动,他紧握阔刀的手臂肌肉隆起,力量在体内如江河般澎湃。

    与此同时,秦知临眼神冷凝,右手稳稳把持着那把黑色的墨玄刀,墨玄刀的刀身似乎能吞噬所有光线,显得愈发深邃。

    梁子轩的怒吼犹如野兽般震耳欲聋,他挥刀疾冲,刀锋斩破风声。

    他的目光热切而狂热,视秦知临如同蝼蚁一般,渴望一举将其碾碎。

    他嘴角的笑容扭曲而狰狞,仿佛下一刻就能见到秦知临倒在他的脚下。

    然而,秦知临神色不变,脚踩雷影步,身姿如游龙般轻盈。

    梁子轩的阔刀好似丧失了目标,只击中了一片片虚影!

    在其身后,秦知临手出弑刀术,朔风中墨玄刀轻颤,一道道黑色刀影在空中交织成网。

    “蚍蜉撼树,不自知。”

    “噗嗤!”声音轻微,但在安静的街道上异常突兀。

    梁子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