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域名已被污染,请记住新域名www.xiaoshubao.net

    商晚晚想到了路哲。

    那种东市顶尖的律师,他一句话就外派美国三年都不能回来。

    乔盛集团她不知道是什么来头。

    但这两年新起来的公司再强悍也弄不过霍东铭。

    只手遮天四个字在他这里不是四字成语,更不是形容词。

    商晚晚身体颤了一下。

    霍东铭居高临下看着她,伸手勾住她的下巴逼她看着自己。

    然后,吻上了她的唇。

    他唇角贴着她:“我不会勉强你,更不会强迫你。有些事你自己理清楚。”

    商晚晚被他吓得不轻,霍东铭双手微绻,抽了身。

    他拿了外套拉开房门走了。

    扔下商晚晚瘫坐在地,捂着狂跳的胸口,心惊不已。

    此时她才明白霍东铭的可怕。

    霍东铭同意离婚,不代表离婚了她就是自由身。

    如果她试图跟他以外的男人接触,不管是谁,牵扯到男女感情的,他一律抹杀。

    商晚晚身体如坠冰窖,从头凉到脚。

    黎落下午直接来了她家。

    张妈认识她是太太的朋友,很自然的开门迎了她进来。

    商晚晚早黎落来的前十分钟下了楼,张妈为她们准备了下午茶点端上来。

    精致的小蛋糕和纯香的咖啡摆在茶几上,是黎落喜欢吃的。

    商晚晚看了一眼,有种想吐的冲动。

    黎落拿勺子舀了一点放嘴里,入口即溶,是她最爱的。

    “晚晚,你没事吧。”

    她抬眸却发现商晚晚本就白晳的肌肤呈现一种异样的苍白,红唇也淡得几乎无血色。

    “没事。”

    商晚晚抬手将落发撩到耳际,跟着她拨弄着小蛋糕的一角,食欲全无。

    “你说晚上我们去哪玩?”

    她心不在焉地问,黎落说到带她出去全身的细胞都活跃起来。

    “当然去好玩的地方,放心,我约好了。几个演艺圈的小弟弟,年轻帅气身体好,还有刚满十九的,那身材,肌肉——”

    黎落边说,两只美丽的大眼绽放着色色的光芒,哈哒子都要流出来了。

    商晚晚原本脑子里霍东铭留下的庆生阴影还没过去,黎落夸张的表情道是把她逗笑了,她也暂时忘记了不愉快。

    “你不要太夸张。我不喜欢牛郎。”

    她觉得有些窒息,在霍东铭的控制下太久,若不出去呼吸新鲜空气她要崩溃的。

    他要拿宋乔盛威胁她,她情不自禁觉得讽刺又好笑。

    宋乔盛跟她根本不可能再有交集,他的威胁无效。

    但有一点商晚晚道是可以肯定。

    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触到了他大男人的自尊。

    所以他忍受不了。

    商晚晚想到今早的新闻,公司力捧秦萌,秦萌这段时间跟霍东铭频频出绯闻,要说这事与霍东铭无关才打死她也不信。

    人被逼急了便恶向胆边生。

    商晚晚端起咖啡呷了一口,苦得直皱眉。

    她看向茶几上的糖包,忘了放这个。

    难怪——

    “什么牛郎,说得那么难听。都告诉你了,演戏圈的新人,小鲜肉。你现在不是每个月都能从霍氏拿到可观的赡养费嘛,也是个大富婆了。

    咱有底气,怕啥。那些小弟弟们可会哄了。到时候人也是你的,钱也给你花,不比霍东铭这老男人强上百倍。”

    黎落的话险些让商晚晚一口咖啡喷出来。

    霍东铭,老男人?

    “你花着他的钱,看对眼了喜欢就散点给小朋友。哈哈,气死他。给他头上弄个花花绿绿的青青草原再一脚踹了他。

    然后再找个年轻身体好的帅哥结婚。他还得养着你们一大家子,

    你说,这个冤大头让他当一辈子,多舒心。”

    “……”

    商晚晚不得不佩服黎落的脑瓜子,难怪靳敬枭那种历经风月,身边美女无数的浪子竟然会栽在她手里。

    她欣赏黎落那种无拘无束信口开河却能对感情做到收放自如的手腕。

    其实拿捏一个男人很容易,就是你够漂亮,够优秀,又够不把他放眼底,他就会像条狗一样跪舔你,怕你离开他。

    商晚晚做不到,她爱是真的爱,不爱也是真的不爱,没有灰色地带。

    她不会利用,不会玩手段,注意败得一塌糊涂。

    “晚上几点,我去。”

    张妈又送了一壶茶过来,她赶紧截断黎落的话题,免得她语出惊人吓着老人家。

    “急什么,有姐陪着你。现在还早,不过要趁着时间充裕去打扮打扮。瞧瞧你身上穿的,那叫什么呀。”

    黎落啧啧声音不断,满脸写着嫌弃。

    商晚晚忍不住低头审视,她,穿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