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域名已被污染,请记住新域名www.xiaoshubao.net

    商晚晚的意识不如身体那般软绵无力,她清醒地发觉三年来将她当成附庸和玩偶的霍东铭,生气了。

    欢愉过后气力全无。以前商晚晚会把两人之间的鱼水之欢当成爱,她有事后的满足与幸福。这次过后身体就像被人无情撕烂的破布娃娃。身心俱疲,毫无生机。

    商晚晚终于知道,眼泪是会流干的。

    “我只是想给你,我,还有伊夏雪一条生路。”

    霍东铭不只是个富少,他还是商场杀戮成性的商人。

    他将她的乌发放在手里把玩,更多时候霍东铭喜欢把商晚晚当宠物养。

    她的美丽赏心悦目,他给她买漂亮的衣服,买性感的情趣内衣,看她穿着它们在无心的黑夜讨好他,做着一个又一个他喜欢而她偶尔感到羞耻的动作,霍东铭喜欢自己打造出来只为他一人存在的商晚晚。

    她向来是逆来顺受的听话的。然而这些天,她却像是变了一个人。

    变得让霍东铭很不习惯。

    伊夏雪救过他,他给她想要的资源,纵容她拿自己当话题炒作,可是他们之间从未有过一丝男女关系。

    霍东铭我行我素惯了,他做事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更何况是自己眷养的女人。

    “明天天亮我让银行解了你信用卡的权限,每个月的零用钱往上再追加十万。”

    他从床上坐起来点了一支烟。

    很快房间里充斥着淡淡的烟草香。

    商晚晚抽了口气,心沉入谷底。

    她会跟他回来无非是不想牵连无辜。

    “我去洗澡。”

    他永远避开伊夏雪这个人,留下她是想让她当生育机器,用她肚子里的孩子能长期与伊夏雪鬼混。

    她无法自拔的爱到了男人眼里只是权衡利弊。

    自以为爱情的结晶成了被利用的筹码。

    每个月二十万,不值得她拿未来和肚子里的孩子做一辈子的牢笼。

    霍东铭伸手将她拉了回来。

    “你要什么,我都能给。”

    他已经很给她脸了。将她留在身边不过是他暂时没有更好的替代品。

    或者,他也不想再找。

    一个养熟了的爱宠是花了时间和精力的。

    换一个他未必会习惯。

    “感情。”

    商晚晚直视他的眼眸。

    “霍少,你给得起吗,你给得了吗?”

    她没说让他在伊夏雪和她之间挑一个。

    霍东铭的表情立刻冷了下来,语气带着无尽的嘲讽。

    “你是说这三年下来你对我动了真情?当年趁我被下药了拿身体要胁我要这场婚姻的时候你就应该明白,这辈子你问我霍东铭要什么都可以,就是别跟我提感情。”

    商晚晚脸上是心碎的绝望。

    “那伊夏雪呢,你跟她有感情为什么不跟爷爷努力抗争,我已经决定离开了。你把位置空出来给她,对我对她都公平。”

    她只求一个解脱。

    霍东铭深深吸了一口手里的烟,吞云吐雾。

    “这是我的事。轮不到你操心。”

    这么些年凭借着一股子狠劲和聪明的头脑令他在商场无往不利,霍氏集团也在他的带领下迅速窜到了整个东市集团公司的首席。

    让他年纪轻轻就坐拥百亿资产,隐婚的状态下成为最炙手可热的钻石王老五。

    霍东铭从不花心思在女人身上,只要他愿意,无数美女会争抢着爬他的床。

    得到商晚晚,他很满意。

    至少这个女人身材火辣,体态柔美,关键是听话。在床上很能让他舒服,男人晚上排解了寂寞,白天就能在事业上所向披靡。

    有商晚晚的三年里,霍东铭将霍氏又带上了一个新的高度,连着并购了上百家公司,手底下品牌店不计其数,每年公司的营业额也成倍数上涨。

    他最烦问他要爱的女人。

    他没空弄这些廉价的东西。

    “你喜欢伊夏雪不能跟她在一起就利用我,霍东铭,我也是人,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她从来都知道有这个女人的存在。

    是她心存幻想,以为在一起睡久了多多少少总会有点感情。

    他每次在床上将她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时候她的内心是欢娱的。

    男人表达爱意的方式大多取决于鱼水之欢的专注程度。

    她以为他变着法子折腾她也是喜欢她。

    结果仅仅只是满足最基本的欲望而已。

    他以她肚子里的孩子为条件跟老爷子交换伊夏雪留在身边。

    她怎么还会认为他对自己有那么一点点的感情。

    “我去书房睡。”

    霍东铭起身摔门走了。

    空着的床位还残留着欢爱后的余温。

    她的心却冻成了渣。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