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域名已被污染,请记住新域名www.xiaoshubao.net

    霍东铭摔门走了,商晚晚松了口气,张妈推门进来。

    “太太,先生说让您吃了这颗退烧药。”

    商晚晚冷漠的看了一眼,淡淡道:“放着吧。”

    张妈面露难色。

    “先生交代让我一定要看着太太吃下去。”

    商晚晚一把抓起药,当着张妈的面扔进嘴里做吞咽状。

    “行了吧。”

    张妈这才走了,商晚晚将房间门关上并从里面锁死,然后去洗手间将药吐了出来从下水道冲走。

    她躺回床上,将冰冷的湿毛巾敷在额头给自己物理降温。

    肚子里的孩子不允许她服用任何药物,否则将来造成任何疾病她都会后悔一辈子。

    商晚晚昏昏沉沉躺了一天,发了烧,嘴里寡淡无味。

    肚子也饿得咕咕叫。

    鼻底闻到浓郁的香味,她睁开眼以为是张妈送吃的来了。

    进来的是霍东铭。

    手里的托盘装着张妈为她准备的小米粥和一些清淡的小吃。

    “你睡了一天,起来吃点东西。”

    商晚晚将脸别了过去。

    霍东铭软着声音:“乖,别任性了。”

    他亲手将粥喂到她嘴边。

    “你爸那边我请了最好的医生会诊,一定不会让他有事的。”

    商晚晚很饿,但不想吃他喂的粥。

    霍东铭的耐心已经快耗尽了。

    她拿出电视遥控器,开到最大声以淹没霍东铭的声音。

    “星光娱乐最新消息,昨天有记者无意拍到当红影星伊夏雪从霍氏集团总裁霍东铭别墅出来,疑似二人已同居。据知情者爆料,霍少为博红颜一笑,不惜动用霍家名望,只求黄庆国先生一幅画讨伊夏雪欢心……”

    霍东铭直接将她手里的遥控器抢了过来关掉了。

    商晚晚甚至连眼皮都没动一下。

    霍东铭静静地看着她,一言不发的商晚晚用沉默来与他对抗。

    他走到商晚晚面前,伸手抚摸着她的脸。

    商晚晚没有动。

    无论他做什么,她都没有任何反应。

    他在她身边坐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丝绒盒子并当她的面打开。

    商晚晚看着里面一颗闪耀的钻石戒指,眼底有了点光亮,但很快就暗了下去。

    他想干什么?

    这个时候拿戒指出来送她?

    可笑——

    霍东铭将戒指拿出来强行戴在她的无名指上。

    “霍太太只有一个。”

    商晚晚的心像被针狠狠扎了般绞着痛。

    霍太太,戒指?

    这些都曾是她梦寐以求的东西。

    只是现在她不稀罕了。

    “霍先生,我想你还是留着给真正适合它的人吧。”

    她将戒指取下来扔在了边上,转头去端小米粥。

    她的确可以用绝食来威逼霍东铭放她走,可她怀孕了,不能拿宝宝的生命开玩笑。

    以霍东铭对商晚晚的了解,她没那么硬的骨头。

    “你到底想怎么样?名分,利益你都得到了。你可别告诉我你爱上了我。”

    霍东铭语气里含着极度的嘲弄,商晚晚的心已经疼麻了。

    年少的心动,初见他时的惊鸿一瞥便爱了他这么多年。

    商晚晚为了当好霍太太,以他的喜好为自己的喜好,将他的一举一动奉为圣旨。

    霍东铭喜欢喝雪天取的雪水泡茶,她曾在大雪的天冒着严寒为他取雪留作来年只为亲手为他泡上一壶合心的茶。

    所有能做的不能做的,卑微的事情她都做了。

    可无论她付出多少,都换不来他正眼看她一眼。更别说真心。

    “是,我是爱过你。霍东铭,我现在不想爱了,我累了,所以放我走吧。”

    商晚晚很认真的说,眼底是霍东铭从未见过的绝望。

    他此刻突觉心中一紧,喉咙也像有什么哽住了似的。

    她在他身边整整三年,他享受惯了。

    如果她真的离开,他受不了。

    霍东铭冷嗤。

    “商晚晚,当初削尖了脑袋要进霍家门的人是你,机关算尽好处得全,说不想爱的人又是你。你当我霍东铭是你随时可以不要就扔的工具吗?你想离开哪有那么容易。”

    霍东铭伸手捏住她的下巴,直接将她勾到自己面前。

    她对上他的脸,近距离接触,霍东铭的五官直接在商晚晚面前放大。

    他眉眼冷峻,鼻梁高挺。下颌线条紧崩,与五官线条整体勾勒出一张如出自上帝之手雕刻出来的俊脸。

    就算是现在,她被他伤透了,心冷了,商晚晚也不可否认霍东铭真的很好看。

    多年后就算只是想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