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域名已被污染,请记住新域名www.xiaoshubao.net

    第二天,安秘书来找霍东铭。

    霍先生已经三天没去公司了,她来瞧瞧。

    到了客厅,张妈却拦着不让上楼。

    “怎么了?”

    安秘书很不高兴,这个家还有她不能随意去的地方了?

    “先生和太太还在楼上休息,安秘书,我想你还是坐楼下等比较合适。”

    安澜愣了,霍东铭还在睡觉?

    他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每次都第一个到公司,所有人都说他这总裁能年纪轻轻就混到这份上实属名至实归。

    从安澜跟着霍东铭那天,他作息就很规律,怎么现在连床都起不来了。

    “昨天先生和太太闹得很晚,安秘书,可能没那么快。”

    张妈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安澜听这话就十分刺耳。

    什么叫闹到很晚,孤男寡女的,可不就那点事了。

    安澜坐楼下,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时不时地用眼睛瞟楼上,耳朵也竖了起来,就盼听到点动静。

    一直等到快十点,她才看见霍东铭慢慢下来,边走边扣着袖扣,脸上的表情很愉悦。

    “霍先生——”

    安澜按捺住心底的不快,站到了他面前。

    霍东铭眉心微蹙。

    “有事?”

    “……”

    安澜若不是看着面前的人的确是霍东铭,还以为自己找错人了。

    他怎么能问出这种话来,他两天没去公司了。

    “有份合同急需您签字。”

    安澜有备而来,直接过来询问究竟就越界了。

    霍东铭绝不允许任何人质疑他的行为。

    霍东铭随手拿过来,看了几眼便在上面写下签名。

    “去外面等,我十分钟后下来。”

    是有几天没回公司了。这几天商晚晚闹到他分寸大乱。

    安澜心中窃喜,目的达到了,她拿着文件喜滋滋地离开。

    回到二楼,霍东铭从皮夹子里拿出一张黑卡扔给商晚晚。

    “这是我的副卡,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霍东铭的意思很明显,班别上了。

    商晚晚压着心底的愤怒,给她钱,当她被包养的吗?

    这三年来他可是头一次对她这么大方。

    “我去公司了,忙完就回来。”

    霍东铭破天荒在走之前亲了亲她的额头,温柔又不失风度。甚至还贴心地为她盖好被子。

    “……”

    商晚晚目光沉沉的落在那张黑卡上,全球限量,额度巨大。

    霍东铭走后商晚晚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将卡收入囊中。

    资本家的嫖资,也是她用身体换来的辛苦钱。

    不要白不要。

    商晚晚确定霍东铭离开,给黎落打电话。

    “什么?给了你黑卡,真的假的?”

    黎落刚起床不久,牙膏沫子还在嘴里没吐完接到商晚晚的电话比她还激动。

    “你放心,狗男人这是有心求和,你怎么考虑的?”

    商晚晚拿着卡,眼神逐渐清明。

    婚是暂时离不了,那就花到他心疼。

    “待会去逛街,我请。”

    二十分钟后两人约在商场见,商晚晚连司机都没带,打着车就来了。

    黎落刚好休息,碰了头拿着霍东铭给的卡着实观摩了很长时间。

    “要不先试试真假。你这算苦尽甘来啊。”

    商晚晚咬牙切齿。

    苦尽甘来个锤子,他给伊夏雪买的一个亿的画作是她的。

    那么有钱怎么不去做慈善,关键是钱没落她口袋里还让古灵儿给骗走了。

    两个女人直奔奢侈品区,当刷卡机叮了一声花费三十万后黎落与商晚晚都疯了。

    “走,今天就去将你这三年的冤屈一次性花个够本。”

    霍东铭与安澜回了公司。

    三天的工作堆积如山,霍东铭的办公室从来就不没有积压那么多工作量。

    “召开高管会议。”

    霍东铭头疼,果然红颜祸水这四个字老祖宗说得没错。

    昨天晚上疯了一晚上,早上抓着商晚晚又弄了两次。

    没有耕坏的田只有累死的牛,细水长流才能保命啊。

    他出来时觉得腰酸腿软眼冒金星,回去得好好补补了。

    十分钟后的会议室里静得只有霍东铭一个人在说话。

    安澜和所有人都听见与此同时霍总的手机不断地在桌面上震动,像是短信的声音。

    安澜好奇又不敢看,震动声音整整贯穿会议全程,连散会了都还在响。

    “霍先生,您要不要看看手机?”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